《水调歌头》(三首)

编辑:鲁南网 发布时间:2022年09月23日 阅读 3287
《水调歌头-山远可归客》
(2022年9月18日于归临列车)
 
    山远可归客?深夜急行车。今朝又生烟雨,难辨几重辙。漏屋微烛凉榻,碎雪小径吾家,相隔众山河。琅琊多秀丽,却是更离别。
    祥云笼,苍松劲,峻岭峨。百里沂蒙,唯见残阳孤影斜。山外日出日落,云上朗朗星河,可分圆与缺。阙台听风雨,再唱别时歌。
 
《水调歌头》之一冬凉
 
    人生何其短,岁月更婆娑。遍寻心中安处,终是悲苦多。碎银磨尽芳华,倒是终有新梦,蹉跎又如何?子当抚琴弦,我合子欢歌。
    扁舟远,睡渐浅,离人散。烟波可以画舫,酩酊又如何。曾是亭亭玉立,最怕雨打风吹,热爱终成疴。寒凉冷心魄,春来我过客。
 
《水调歌头》之二—春暖
 
    君归和风徐,旧燕啄新泥。古道又吐远绿,鹅柳抚秀髻。婀娜总是难驻,暗香更易消离,少有重回日。鲁南春又渡,江淮多绮丽。
    多少事,天注定,莫在意。华年好贪柔软,玉臂卷疏帘。好雨总知时节,终有红梅映酒,一笑忆红尘。京杭南北远,陌泊归家船。
 
    作者:刘刚(工行临沂分行副行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