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鲁南网 -> 文化 -> 文化名家 ->

那些民国时期文化名人,为何喜欢用茶壶比喻男人?

来源:搜狐网 作者:汤婷 发布时间:2017-05-13 15:32

那些民国名人们,为何喜欢用茶壶比喻男人?

这个世界上,人分为两类:男人、女人。研究男女之间的差异,不只是生理学家们的课题,更是无数文人热衷的话题。民国时期的一大批文化名人们,曾经很热衷用茶壶比喻男人、用茶杯比喻女人,这些风雅往事的背后,隐藏了什么秘密呢?

徐志摩和陆小曼结婚时,请文化名人胡适喝喜酒。胡适欣然前去,还带去了自己亲手制作的贺礼:一张画。画上的内容很简单:一把茶壶、一只茶杯。

看到这份特别的礼物,新娘子陆小曼看了半天,不解其意。于是,新郎官徐志摩笑着,趴在新娘子耳朵了悄悄说了几句话。陆小曼顿时面红耳赤,然后笑得前仰后合,直在床上打滚。画中的茶壶当然是比喻徐志摩,茶杯当然就是比喻陆小曼,一把茶壶配一只茶杯,这是说徐志摩配陆小曼。

茶壶茶杯的话题并未就此结束。结婚以后,陆小曼担心徐志摩移情别恋,再去喜欢别人,就对徐志摩说:“你不是我的茶壶,乃是我的牙刷,茶壶可以公开用的,牙刷不能公开用的!”果然是才人对答,就连“紧箍咒”都可以念得如此别致。

民国时期在清华大学教国文的教授汪鸾祥,他中过清末科举探花,所以对某些传统文化比较热衷,例如对于一夫多妻制,他自然是举双手赞成的。为了证明一夫多妻制的合理性,他曾经做过一个比喻:男子好比茶壶,女人好比茶杯。一把茶壶可以配好几个茶杯,茶壶里的水也可以倒在好几个茶杯中;但反过来就不行,几个茶杯中的水不能倒在一个茶壶内,那样做茶水会变混浊。这番说辞,看似合情合理,其实大有强词夺理之嫌。

民国时期的诗人易顺鼎生活在京城,却深深恋上了女演员刘喜奎。为了表白自己的爱情,这个大诗人诗兴大发,给情人刘喜奎写了这样一首诗:“我愿将身化为纸,喜奎更衣能染指。我愿将身化为布,裁作喜奎护裆裤。”很直白,也很炽热。一个男人愿意为自己的女人做这些物件,可谓“贴心贴身”啊!

事实上,用茶壶和茶杯来比喻男人与女人,胡适并非第一人。拥有原创权的是著名学者辜鸿铭。辜鸿铭学贯中西,才华过人,但这个人性格偏执,颇为愤世嫉俗。辜鸿铭认为,男人好比茶壶,女人好比茶杯,一把茶壶配好几只茶杯是自然而然的事,所以辜鸿铭主张男人纳妾,

当然,辜鸿铭的这个说辞一经传出,就立刻遭到了北大教授们的口诛笔伐。其实,口水战之余,那些男性教授们,哪个私下里不赞成辜鸿铭的说法?做一把大茶壶,配几只姿态各异、风情万种、漂亮精致的小茶杯,估计是很多爷们的梦想。不过是时也命也运也,法律和国家制度不允许这样的美梦实现而已。

例如在胡兰成的眼里,张爱玲就是一只材质好、有内涵,弥漫着诱惑意味的茶杯。可烂茶壶胡兰成并没有珍惜这只迷人的小茶杯,对张爱玲情有独钟。因为胡兰成的茶杯太多了:武汉有茶杯小周,温州有茶杯范秀美,还有一个年龄更小的美女。

跟胡兰成的来者不拒不同,徐志摩见到一个动心的茶杯,就毫不犹豫地把旧茶杯扔掉,好比猴子掰玉米。看到了陆小曼,无论,他就可以毫不顾忌陆小曼喜欢赌博,热衷于吸毒、按摩等种种恶习,就丢弃了张幼仪。

相比于胡兰成的“博纳万女”、徐志摩的喜新厌旧,胡适却另辟蹊径,卓尔不群,他是真正的“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喜新而不厌旧。在很多人的眼里,稳重文雅的胡适是个标准的好丈夫。可老实人一旦发飙、好人一旦变坏,着实是一件令人震撼的事。他有老婆,却从美国将一个丰满标致的女人带徽州老家,试探自己的母亲反应。

胡适的“茶杯”,另外有一个女同学,还有一个家住杭州的小表妹。虽然胡适对这些或者精致秀美、或者丰满诱人的“茶杯”屡屡心动,但原配江冬秀这只老旧茶杯,胡适其实曾经是非常想丢弃,却始终甩不掉。

因为江冬秀这个女人为人比较泼辣。有一次,江冬秀抱着儿子站在胡适跟前,高举菜刀说:“你再提离婚,我娘俩死给你看!”胡适可能做梦也没有想到,昔日这个依然缠着“三寸金莲”徽州小女人,居然有这种“一尸两命”的勇毅,立即吓得脸色发白,连声告饶,再也不敢提“离婚”二字。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