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鲁南网 -> 文化 -> 书画鉴赏 ->

中国书画的“四象”

来源:未知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7-05-17 10:26
书画的“四象”是我对书画作品四种层次或者说四种创作境界的理解。“象”可以简单的理解为我们所看到的书画作品的风貌、样子。之所以归结为“四象”,是因为书画艺术总体而言是视觉的艺术,为了简单易懂,并能迅速窥视书画艺术的整体堂奥,我将其归纳为四个层次,或者说四个境界。这四个境界正好也可以与传统书画“神、逸、妙、能”的品评标准相契合。
需要说明的是,这样的划分只是为了便于分析和说明,便于理解,其实任何一件优秀的书画作品都不是单纯的某一种“象”,任何一个真正的书画大家对这“四象”中的每一“象”都有所体悟,有所成就,这“四象”不能简单的割裂开来。
(一)第一个层次:景象
景在这里是一个泛指,泛指所书写和描绘对象。在这里景和象几乎可划等号。如风景、人物、花鸟草虫甚至文字。这是我们学习书画的第一个阶段:要求我们画什么像什么,写什么像什么,尽可能反映客观事物的原貌。当然这里面包含两个景,一是大千世界之景,二是人文世界之景(传统书画碑帖、拓片等)。
这一阶段是打基础的阶段,要求物尽其象,技尽其法,画什么像什么,写什么像什么,当然也包括掌握传统技法。如同跳舞的基本动作,需要准确模仿,同时还要身手灵活,招招准确。又比如初学武术,要站好马步,要掌握基本的拳架和动作。
对书法而言,楷书、隶书、篆书的结体要端庄,用笔要准确到位,临帖要与原贴相像。国画里边的工笔、线描、青绿山水等要尽可能接近原作或山形,这些都可以对应为景象的阶段。
中国人学画往往都从《芥子园画谱》入手,所谓画谱,即是各种基本“景象”造型的联系,从一片叶子,一块石头怎样画像开始。
当然,并不是说专写楷书、专攻工笔就不能成为大家,比如近现代的工笔画大家俞致贞、谢稚柳,楷书大家大康等。需要说明的是这些大家主要以景象为表现主体,其意境早已超越了这个层次。
对书画学习者而言,景象只是开始,只是第一阶段。这一阶段我们经常听到这样的艺术评价:栩栩如生、形象生动、惟妙惟肖。如果按照传统的书画品评标准,这一阶段的作品可以说属于最低的“能”品。
(二)第二个层次:气象
气者,气质、气势、气韵之谓也。这个气字已经超越了景本身,是所绘之景散发出的内在精神气质,是对所书写描绘的事物有选择的吸收和熟练流畅的表现。
此时的书画,不仅法度完备,而且势畅气足,气韵生动,这一阶段不仅能够“物尽其象”,而且这个“象”已经是有选择的“象”,“技尽其法”是游刃有度的“法”。
比如打太极拳,24式也好,49式也好,不仅套路已经很熟练,动作圆熟,而且气息畅达,能够自然放松,开始懂得以意导气了。
对书画作品而言,此阶段的状态已是较为成熟的状态,其作品已具备较高的精神品格和艺术价值。相对而言,书法中的行楷、行书、草书和中国画中的小写意等作品中的优秀者更容易表现和让人感受到内在的气象。
形容这一阶段的评价多用:气韵生动、笔墨淋漓、行云流水、气息畅达等。这一阶段最大的特点可以说是雅俗共赏,所以从欣赏的角度而言,欣赏这一阶段的作品不仅仅要看到景象,还应该能够感受到景象背后的“气息”。
这一阶段的作品可以与“妙”品相对应。此阶段,我们在看作品时常说“这幅画气息不错”、“感觉很好”等、事实上已经不是在评价其技法,是在评价其技艺了。此阶段的书画家也有成就很高的,比如近当代的张大千、黄胄、宋文治、傅抱石、白雪石等。
(三)第三个层次:意象
“意”者,思想也,意境也。该阶段乃是书画家努力追求的上乘之境。与“逸品”相对应,“逸”,可简单的理解为飘逸和自由。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画又叫写意画的道理。此时的景已经超越了事物的具象及表面的精神气质,而且上升到人的思想境界,此时的书法不仅法度完整,气韵生动,而且具备了作者的崇高思想的独有的精神风貌。
该阶段对画家的技法、技艺、气象以及学问、学养、学力,个人襟抱、人格节操、思想修炼要求均极高,否则难以达意,更难入“品”,该层次的画家的作品已经打上了浓重的个人人格特征和风格特点。
该阶段的作品和创作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偶然性,要求人性的解放和本我的表现,而画面表现出来的效果往往是与描述的对象或传统书法存在较大的距离,甚至有较大的变形,这是因为作者遗貌取神、高度概括凝练的结果(比如武术里的“形意拳”和“醉拳”,“形”与“意”已经不分,浑然一体,自由无碍)。
从欣赏的角度而言,要欣赏这一层次的作品,不仅需要前面说的很好的心态和自由的心灵,也需要较为深厚的艺术素养和一定的艺术实践。评价此阶段的作品常用“神完气足、形神皆备、意境深邃、遗貌取神”等。在这个层次的都是大家,如画家中的吴昌硕、黄宾虹、林风眠、齐白石、李可染等,书法家中的王铎、傅山、于右任、林散之、沈鹏等。
(四)第四个层次:心象
此处的心并非一般意义或生理结构上的心,而是指心境,一种崇高的境界,是艺术家在由法到技,由技及艺,由艺体道的最高境界。如果说,“意象”阶段还有物、有我、有法、那“心象”阶段则是无物、无我、无法了,此阶段的作品与“神”品相对应。正如黄宾虹写给友人的信中说“山水画乃写自然之性,亦写吾人之心。
”所以在他看来已远非为视觉提供快感了,而是像司马迁那样“究天人之际。”在此,艺术家的精神得到大解放,是艺术家在虚、静、明之心下的创造。是庄子逍遥物外、游心太虚的道家飘渺之境,是孔子“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儒家人生之境,是“明心见性”“见性成佛”的佛家解脱之境,是中国文人毕生追求的天人合一的境界。
此时作品的特点多为天真淡然,不饰奢华,是绚烂之极复归后的平淡,是明火退尽后的沉静与虚灵,更无哗众娇矜的笔墨造型。比如四僧的有些作品,八大山人、弘一、担当、谢无量、黄宾虹和齐白石晚年的作品。
从欣赏的角度而言,对于这个阶段的作品,只能说“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只能以心印心了,就像佛祖拈花微笑,真正懂的自然也会以笑报之。此阶段作品的评价常用“格调高古、天人合一、心手交欢、游心太虚、华贵散淡、稚笔素心”等。就是我们说的“只能意会,不能言传”了。
明白了四象,我想大家心头应该豁然开朗了不少。到了心象,大家可能觉得有点“玄”,但中国书画的最高境界确实是与“道”相通的,中国文化本来也与“玄学”相伴相生,“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不过,中国书画的“玄”又是可以触摸,并且有具体的表现载体和手段的,这就是中国书画中的笔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