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鲁南网 -> 生活 -> 健康养生 ->

“他们还是孩子,却要付出一辈子的代价” 临沂青年学生感染艾滋人数上升

来源:鲁南网 作者:周广聪 发布时间:2017-11-30 21:00
        2017年12月1日是第30个“世界艾滋病日”。今年1-10月,临沂市新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较去年同期增长明显,其中同性传播占一半以上,青年学生感染者上升明显。
        面对这样的疫情,让临沂市疾控控制中心艾滋病防制科科长王红忧心忡忡,“每次看到年纪轻轻的感染者,心里就特别难受,他们都还是孩子,但要为次付出一辈子的代价。”
“每次说起这些事,我心里挺难受”
        作为防艾工作者,市疾控控制中心艾滋病防制科科长王红在日常工作中,接触了大量来咨询、检测甚至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人群,“形形色色的人都有,我们的工作就是帮助他们,为他们提供咨询、检测服务,如果确诊感染了,后续的随访管理、治疗工作也是我们来做。”
        前不久,两名年轻男孩来到临沂市疾控中心艾防科,两个人是男同情侣,年龄都不大,今年都20岁。其中一位小伙子自己在网上买了检测试纸,发现自己可能有问题后,两个人一起过来检测。
        很不幸,两个人都被确诊感染艾滋病病毒,王红对当时通知两人来复检的情景特别深刻:“当时初筛发现异常,电话里通知他们再过来一次,并没有说其他,但其中一名小伙子听后很激动,当天下午就要过来。而后来得知自己确诊了,他哭的特别厉害,情绪几乎崩溃……”
        尽管不是第一次,但王红又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时,心里还是免不了难过,“我也是一名母亲,看着他们年纪轻轻就感染了艾滋病,要为此付出一辈子的代价,心里非常的难受。”王红每每提起此事都直摇头。
“对艾滋认识太肤浅,付出的代价太沉重”
        近年来,临沂新发现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呈现出低龄化趋势,尤其以男同为主的同性感染者中,不少是大中专院校的学生,也不乏20岁以下的青年学生,在2014年时曾发现一名只有15岁初中学生。
        当时的王红对这个孩子感染艾滋病特别的意外,“我没想到他这么小就有了同性性取向,在毫无防护的情况下和同性发生关系,最后被人传染。”
        王红坦言,这样青年学生感染者的经历,几乎都非常的相似:他们在青春期里进入男同圈子,和他人发生同性性行为,很多人对于艾滋病的认识很肤浅,甚至可能并不知道什么是艾滋病,不懂得采取防护措施,最终被感染艾滋。
        面对这样的年轻人,王红等防艾工作者曾询问过几个年轻人,得出的答案让人非常震惊,“我曾问一个男孩,有什么高危行为?他说没有高危行为,从未与异性有过性行为,我问他,你是同性恋吗,他说不是,就是因为好奇就试了一下。”
        王红感叹,尽管全社会每年都在做艾滋病宣传工作,但面向青年学生的宣传还远远不够,“如果不能让学生群体了解艾滋病、不知道艾滋病就在身边,这样因无知而感染的学生将继续增多。这些年轻人所付出的代价太沉重,尽管艾滋病毒感染者已经可以通过抗病毒治疗长期生存,但以后的就业、婚姻,以及终身服药的痛苦与内心的压抑常人难以想象。”
“不消除歧视,他们生活在孤独无助中”
        不止这些年轻的男同感染者,在临沂还有很多受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青少年同样值得关注。“这些孩子有的因母婴传播从出生就感染艾滋病病毒,有的虽然健康的孩子,却生活在艾滋病家庭,很多这样的孩子性格都特别内向,不愿意和外界、他人交流。”王红说。
        今年7月下旬,王红带领临沂5名受艾滋病影响的青少年,参加了省疾控中心与香港智行基金会联合举办了“在路上遇见梦想”——2017年青少年暑期夏令营,几名孩子最开始对她特别抵触,甚至有孩子全程戴口罩参加活动。
        也是因为艾滋病,其中一位孩子的父母都不在了,她跟亲戚生活,在去参加夏令营之前,她的性格特别内向,不愿意和任何人交流。但几天下来,通过和有着相同经历的孩子接触,她几乎变了个人,回到家后不久,她的家人专门打来电话向王红说起孩子的变化,并表示感谢。
        但在王红看来,这样的活动对于这些受艾滋影响的青少年的帮助只是短暂的,他们回到家、回到学校,原来的生活环境对艾滋病的歧视、恐惧,依旧让他们感到“孤独、无助”。
        面对这些孩子,全市防艾工作者尽力帮他们申请各种补助,开展力所能及的心理辅导,“自2012年开始,对受艾滋病影响儿童每月发放720元生活补助金,至今已发放200余人。同时,还为80余名受艾滋病影响成功申请了香港执行基金会的助学基金。”王红坦言,这些救助对于受艾滋病影响的青少年而言,其实微不足道,“还是希望全社会用实际行动放下歧视,让他们和普通人一样活在阳光下。”
0

相关阅读